2009暑假在休斯敦

                    简讯 2009暑假在休斯敦

8月25日是休斯敦中小学开学的日子,6月底开始的暑假结束,新学期开始了。沈阳工业大学开学时间要早一周。这是我们头一次在Houston过暑假,对耳闻目睹以及所经所历颇感新鲜,觉得值得一写。

1.台风

报纸上说,今年的台风来得很晚,今年是近20年中台风来得最晚的一年。8月中旬热带风暴Anna才在大西洋上生成,紧接着是热带风暴Bill。Anna没几天就自己减弱消失了,减弱成一场普通大风吹进了佛罗里达的海滩。可是热带风暴Bill却越刮越强,升级成了二级飓风,横扫美国东海岸,在美国很北部的麻省造成了人员伤亡。随后的是热带风暴Clauditte,它在古巴就消失了。昨天大西洋值班热带风暴是台风Danne,今天消失了,变成了一场普通大风。

美国的东边是大西洋,东边是太平洋。地球自转是由西向东,因此看上去太阳从东边出来。台风在赤道上的洋面上生成,运动方向都是由东南向西北运动。西海岸的加州旁边的海里也经常有台风,但都是往西刮,不上岸,因此很少受台风袭击。偶尔也有台风袭击加州。大部分太平洋的台风都去菲律宾日本台湾了。袭击美国大陆的台风绝大部分是大西洋上生成的,源于佛得角(Cape Verde),之后往西北经古巴、海地到达美国。休斯敦南面的墨西哥湾和大西洋相连,从东南来的大西洋台风经常光顾这里,小台风年年有,大台风3、6、9。去年刮得海边旅游地Galvenston房倒屋塌的飓风Ike(艾克)属于百年不遇级别的特强台风。

台风是大自然输送水分的一种重要方式。日前报纸上讲,墨西哥久旱不雨,近日一直在求雨,祈求来一场台风给那儿干涸的土地带去水分。墨西哥在太平洋的东岸,台风一般往西走,不往那儿去,因此得墨西哥使劲儿求天。可能是心诚则灵,近日有台风往墨西哥方向去了:台风不能往西,得尽量往北,台风才能到达墨西哥陆地。这回去墨西哥的台风是4级飓风,仅次于去年的Ike,好在这回去墨西哥的飓风中心在太平洋上,只有飓风边缘在墨西哥着陆,能带去大量的暴雨,但破坏力不是很高。网上讲,河北老家清河那边临近的故城县等几个县区也闹大暴雨,心想虽然今秋的收成会减产,但是明年一定会是丰收年。大自然就是这么有予有取,爱因斯坦曾经感慨:上帝是微妙的,但从不含恶意。

 

2.业余生活

7月和8月的休斯敦热得很。一般白天最高气温在38oC以上,温度最高的一周高温一直是42度,夜里都达到35度。好在家家户户都有空调,没觉得咋地。这里电费也便宜,这两月一直是11美分一度电。包括洗衣做饭等所有内容加在一起,每天耗电20-30度,月电费在70美元左右,不到工资百分之一。相比在沈阳时的花费便宜多了。好在沈阳气候好,从来不用空调。

这个暑假沈国阳每天来公司的体育中心打球,受NBA影响一年来一直打篮球。他球打得不错,老远就能投中3分球。后来8月份要参加这里华人16岁及以下青少年乒乓球比赛,他又练习打乒乓球。他打啥球我就陪着练啥球。结果我也顺便练了一副好体格。暑假中的每天下午沈国阳参加完补课班6点来到场地,大约锻炼1个半小时,淋浴之后回家,有时候都快就9点了。打球的时候遇到一群印度小伙子,大部分都是软件工程师,有两个是钻井工程师。这些小伙子体格健壮,英语很好。虽然个头不高,但是整体上看上去很不错。有两位的篮球技术很好:我们一起玩球时只要不紧盯防守着,他们基本上一投球准进,无论多远。比较而言,我们这里的华人同胞在体格上就差一些:瘦的瘦胖的胖,不整齐。沈国阳个头较高,又比较白净,在我们当中还是很显眼。再想一想藏南,如果那儿的印度兵都和我们遇到的印度小伙一样,那么我们的子弟兵可是大意不得。

后来到月底参加打乒乓球比赛,沈国阳进了前八名,得了一个奖杯。这儿的华人社区有一个职业乒乓球教练张大志先生。据说他是以前天津市乒协的秘书长,后来带队来休斯敦参加国际比赛,赛完就直接留下来了,没回国。其实这儿的华人社区也真需要这么一个职业体育高级教练。张大志在这里陪小朋友打乒乓球,一小时45美元,收入不错。比赛的时候我去看了,哟,一大群小选手,个个打得还真不错,很有样!有个陈先生,他在华人公司做金融生意,把两个儿子都送来打球,一个6岁一个8岁。8岁的那个小朋友正手、反手、扣球、削球都挺到位,不简单!

 

 

图1 2009年8月参加乒乓球比赛的选手合影(局部)

估计可能是气候环境相似的原因,休斯敦这儿有很多台湾人和香港人。台湾是德克萨斯州最大的贸易伙伴之一。华人社区的台湾人中心和大陆人中心都挨着。当初中华民国在休斯敦有很多很大的建筑,目前都是台湾的了。中国城美南新闻社的办公大楼很气派的。

沈国阳在暑假期间还在华人中文学校作了一个月的义工助教。这儿的高中生升大学需要100小时的义务社区劳动记录,得有证明的。沈国阳明年就可以参加这里的高考。前不久联系上一个清华力学系出来的王波老师。王波老师当初我博士毕业的时候还是清华力学系的研究生辅导员,我毕业的时候得他签字证明“该生表现良好”等。当时他在黄克智院士课题组,国内国外已经小有名气。后来他先到荷兰作研究,碾转多国之后到美国船业局任力学工程师。他女儿今年高考,五门课全部满分,考上了哈佛大学。我们公司有个同事郑女士,她小儿子也是今年高考,考上了普林斯顿。

前不久我自己还去看了一场棒球比赛,是本地的Astro棒球队和纽约来的Yankee队比赛。票价53美元一张,挺贵。好在是公司发的票,没要钱。球场很大,看台总体高度很高,但都封闭起来了,有空调。外面40度的高温,里面也就23度,在球场看台上晒着太阳也很舒服。棒球比赛是一个人投球、一个人挥棒击球、10个人配合,接球或者跑垒,很单调。不象篮球、足球、或橄榄球那样,集体行动“攻势如潮”,因此棒球比赛说不上好看。而且赛场休息的时候也没有表演,很单调。好在大家也不象是去看球,看台上人很多,走廊上人更多,没人正经看比赛,都在那儿聊天、吃东西,喝啤酒、可乐。我们一起去的还有一个美国同事。他带着一个8岁的儿子,他儿子带着一个一样大的小女友。两个孩子倒是很开心,一直在那儿吃东西,两人还比赛在脑门儿上砸花生壳。就是拿起带壳的花生使劲儿往而头上拍,清脆的一声“啪”之后花生壳就碎了。小朋友玩的挺起劲,乐此不疲,吃的津津有味。赛场禁止自带食品饮料,我自己花10美元买了一个汉堡包、加一大杯冰可乐。

图2 Astro棒球队的主场体育馆

由于赛场在闹市区,停车不便,而且挺贵(一次10美元),因此我是坐公汽去的。从办公室所在到市区的距离大约20公里,公汽很方便,直通,不用换车一直到地方,半小时一趟。由于中间还走一点高速路,因此公汽速度很快,比自己开车慢不了多少。票价1.25美元,很便宜。

 

3.日常工作以及同美国人交流

这两个月是我苦练Abaqus计算机建模技术的两个月。石油工程有特殊性,有些问题是以前没有接触过的。比如深海岩盐地层钻井问题以前就没有仔细研究过。这回建这个模型可是真费了劲了,把相关的技术文件看了又看了,技术细节试了又试,最后终于摸索出一套三维深海岩盐地层钻井问题分析技术。正好结合公司DEA161项目,写出了一份自己满意的研究报告。

 这两个月当中和美国人罗伯特先生交流了一次,印象深刻。

罗伯特先生是Halliburton公司的技术元老、美国石油工程协会(SPE)钻井与完井杂志的主编,同时兼任Halliburton公司知识产权办公室新技术评审委员会专家委员。我们有一项技术创新《井孔轨迹优化数值格式》,交到了知识产权办公室去接受评审,这样就接触到评审委员罗伯特先生。他是钻井专家,对力学懂一点,但仅限初级材料力学理论,对数值方法基本上不懂。但他是评委,他要是看不明白的东西就不会同意、认可是新技术。在评审会议上,我们先向专家委员会汇报技术成果,然后专家委员会发表意见。大多数评审委员都认可我们的发明,提问题只是限于询问市场前景。唯独罗伯特先生对这项技术持否定态度,说这是他年轻时刚参加工作的时候考虑过的问题,这让我“晕”!由于意见不一致,休会。休会期间评审委员会建议我私下跟罗伯特沟通。为了向他解释清楚我们的方法的力学原理新颖之处,真是费了劲了。当时那几天一个人没事的时候就合计怎么用英文向他解释。后来当面向他解释的时候真是“搜肠刮肚”“绞尽脑汁”,一次讨论就用了两个小时,终于使他改变了看法,然后他才详细地读了我们的方法说明。然后他才承认我们的方法是、并且给出了结论为“有价值的新方法”。

从这个经历认识到:1)老美的上了年纪的评委和国内资深(80岁以上)评委一样,评审的时候基本上不看资料,只是“瞄一瞄”题目,然后就根据自己的经验发表意见;2)专家评委比较傲慢:你要是不给我解释清楚我就不让你过去,国内外都一样;3)老美专家很严肃,而且确实讲道理:只要真有价值、而且作者愿意“不吝赐教”,最后他还是很大方的。这一点大约国内外也都一样。

 

4.美国经济观察

美国是资本主义社会。我认为观察美国经济最好的办法是观察股市。我5月底买了一些美国股票,有美洲银行(BAC)、通用电气(GE)、微软(msft)、洛克希德-马丁公司(LMT)、以及美洲信贷(AIG)。其中BAC和AIG是金融业,其它是制造业和软件企业。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是美国战斗机制造商,一打仗他就涨。最近BAC和AIG涨了很多,说明美国金融危机已经过去了,金融秩序已经恢复,美国又有能力发动金融战了。GE涨了,但不多,6%的样子,微软长了10%,说明美国实体经济有增长,但仅仅缓慢增长。这个时期洛克希德-马丁股票跌了10%。上次国会否决15亿美元F22飞机订货,LMT应声下挫10%,之后就一直没涨上来,别人咋涨他就是不动,军火商有极大的生存压力。前不久土耳其订了100家F战机,LMT股票反弹一下,但是又跌下去了。

 

5.公司业务

7月份我曾参加了一个“与总裁共同喝咖啡”的类似“茶话会”形式的内部会议,大约有20个人参加,主题是“增产、节约”。会上总裁向与会者介绍了公司业务状况。从中得知,由于市场原因,公司在北美业务萎缩;而在非洲公司盈利大增。(几天后公司内部刊物Halliburton Today载文声明,公司将缩减北美地区设备规模15%,同时加大非洲部分的生产能力与规模)。8月份总公司的软件部门拿到好几个上亿元的合同订单,形势大有好转。

上个月对门的鲁宾小伙子调走了,去了哪里不知道,不知为什么大组里也没有开欢送会。上回Elise秘书走的时候是开了欢送会的;下周我们力学组的萨卡小伙子也要走了,他要去瑞士苏黎世技术研究所做博士后研究。萨卡是混血儿,父亲白人,母亲黑人,有一个白人哥哥。他的情况和Obama正相反,Obama母亲是白人,父亲黑人,有黑人弟弟。萨卡将在10月份从加拿大的一所大学博士毕业。他很能干,有丰富的工程经验,理论水平也不错。我们曾经合作进行过苏里南浅埋油田疏松砂岩钻井力学问题,是好朋友。

总公司最近还拿到好几个非洲的施工服务项目,其中有一个阿尔及利亚(Algeria)的项目据说将有我们力学组的参与。项目所在地是撒哈拉沙漠腹地,属热带沙漠。据说公司给每个人的现场补助为每天150-300美元。记得耀佑同学说过他在非洲施工一个月的补助是500美元,仅仅是这边数目的1/10,难怪国内公司在非洲的项目有那么大的利润空间,那都是大家“讲奉献”省下来的。中国无产阶级奉献精神世界第一,知识分子在中国也是无产阶级。

在非洲的工作环境虽然艰苦,但是工程师其实并不艰苦。美国工程师在非洲也是在豪华空调办公室工作。具体啥样?你在国内看到的美国人的办公室啥样在非洲的美国工程师办公室就啥样。美国人讲究“先治窝、后治坡”,工地上第一个盖的设施是豪华宾馆。不过现在国人好像也不学大寨了,跟着美国学,三峡大坝工程工地上施工前先把三峡宾馆盖的高耸入云、富丽堂皇。我去住过,很舒服的。当年大寨人“先治坡、后治窝”,在工地上搭窝棚住,甚至睡露天,我估计那也是没条件没办法,并不是大寨人喜欢那样。“有条件要上、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王铁人语录),那就只有先砍点树枝搭窝棚住了。

 

第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页

 

 

 网页最后更新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