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休斯敦的夏天

                 简讯 2009休斯敦的夏天

  今天收到公司群发的一封email,提醒大家“2009台风季节今天开始”,盛夏到了。每年的6月 - 9月,是墨西哥湾的台风季节。Email还提醒大家随时注意网页http://www.nhc.noaa.gov/上的台风预报。

1大西洋和墨西哥湾的台风信息,目前风平浪静。

   按照我们中原地区的季节分类,每年123为春三月,456为夏三月,789为秋三月,10至12为冬三月。目前6月初,算是盛夏。看网上新闻,好像华北东北都是30多度,热度比休斯敦不差。

2009年先过了一个“不一般的春天”,股市大跌。后来的甲型流感把整个世界搅得不安宁。近来新闻安静一些了。可是最近的通用汽车的破产案又把美国闹得上下起伏。曾经有一个时刻电视上还传出口号说“通用汽车的今天就是美国的明天”,硬要利用民族情绪绑架美国救通用汽车。可是没人听。

有时候还真得听电视上专家的评论:早几周电视上的嘉宾就预测通用汽车可能得破产才行,当时还以为是资产阶级的花招,现在才意识到资本家之间“大鱼吃小鱼”,一点也不比“小鱼吃虾米”来得温柔。今天的本地报纸对通用汽车做评论,颇有“深情告别”味道:“这个1908年建立的汽车巨头,2008年的时候总裁还站在几百位员工面前,豪情满怀地宣布:我们已经领导世界汽车100年,还可以再领导汽车世界100年。”评论员在文中满是遗憾地自言自语:这么大个汽车巨人,咋说不行就不行了呢。

其实十几年前就有文章提及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行业转移”,比如纺织业最早由英美转到日本,日本转给韩国,韩国又转给中国,中国又转给巴基斯坦。汽车也是英美转出来先给日韩再给中国。之所以转出来是因为有更高的利润的行业兴起。现在金融、软件和计算机以及生物制药等行业是英美的主要支柱,汽车业利润不高,美国已经不怎么重视了。世界经济大背景变化,所以才有通用汽车先是把工厂都移到境外,然后“整”一个破产重组,甩包袱,对无产阶级进行了一次无情剥削。GM破产之后应该是诞生一个保留所有核心机械制造技术的小GM。对于美国国家来说,什么都没变,变得只是GM有关的无产阶级团体,这些人的未来的经济状况一夜恶化。

今年初Halliburton公司总裁宣布Halliburton“不裁员”,可是转过天来2月就裁了一大批。不仅如此,我们组5月份也裁了5个同事,秘书裁掉两位,技术员裁掉3位。正好是12%,和Halliburton总公司的4月份裁员力度相等。上周又调走了一位秘书,大家还开了欢送会。Halliburton是效益很好的能源公司,尚且12%裁员,据此猜测本地社会上的失业率应该在10%以上。

刚才看报纸,说南加州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只有20%就业。相比较,我们工大建筑的同学要幸运多了:在院领导的英明领导下多年都是98%就业率,今年咋地也得超过95%吧。

夏天到了,虽然这里那里很多令人担忧的事情,但是日子还得笑着过。对90%的人来说只是“前景暗淡”,现实暂时还是美好的,因此不耽误大家及时享受生活。上周Elliott牧师跟我说,他的大女儿梅兰妮准备暑假去中国旅游,6月中旬放假就去,机票已经订好,目的地是北京、香港和台北。我说“好极了!不去中国是一个美国人的遗憾,正如不来美国是一个中国人的遗憾一样”。并建议他女儿一定要到长城、故宫和颐和园看看。还自告奋勇说要是需要的话我可以介绍几位北京的朋友跟她认识。哎,目前由于甲型流感影响,北京人听到美国来的人都躲着走,也不知道是否有朋友能“勇敢”地站出来承担一下这个历史重任,帮我接待一下梅兰妮?她要是去沈阳就好办多了。梅兰妮是本地商学院大一的学生,看上去就很精明伶俐,very smart。听Elliott讲,梅兰妮开网店赚了一些钱,因此才能去中国旅游。她是个好榜样,值得我们工大的同学学习。想起以前看电视,《小李飞刀》里的仁义庄主,人是虚伪狡诈,大大地坏人。可是,“纣之不虞,不如是之甚也”,坏人年青的时候也有好的一面:结婚前他曾经一席话说的兄弟情敌李寻欢哑口无言,情场上一败涂地。说的啥?他说他自己能工能医能算能卜,会的都是“养家糊口的本领”,一定会让某某女生幸福一世。李寻欢用自己的短处跟别人长处一比,立马自惭形秽,电视里的焦恩俊演得真好,立马脸红、低头、无语。不幸被仁义庄主紧追不舍,还被迫违心做了“媒人”。哎,谁都有弱点啊。扯远了,“会的都是养家糊口的本领”这句话给我印象深刻,当时我就痛下决心要“练几手养家糊口的本领”。觉得自己以前喜欢“夸夸其谈”,难怪咱班女同学都看不上我,太对不起咱的家长同志们了。

Elliott的二女儿瑞秋16岁生日的时候也对我说要来中国旅游。可是她还小,说要跟我们回国探亲的时候一起来中国玩。我表示“十分欢迎”。瑞秋似乎童心未泯,有理想主义色彩,跟我大学时候的一位女同学有一比。看来中美两国民间交流挺有效果。以后我得注意言行,维持身边善良的美国人心目中对中国人的良好印象。

院子里有很多鸟,每天早上都被鸟叫吵醒。很多鸟是小时候我们老家常见的“唧唧水儿”。估计是因为鸟的叫声象是说“唧唧水儿”,清脆婉转,因此得名。想不到这里有很多这种“栗色的小天使”, 唧唧水儿象麻雀,但是它比麻雀的动作灵巧多了、身材苗条多了。

前天(周末)在阳台上休息,偶然看到一只小红雀,绿树掩映之中,煞是显眼,兴奋之余不忘拿相机拍下靓影,请懂行的朋友指点一下:这是什么珍禽?反正我是第一次见。

图2 在树枝上摆个“稍息”的pose,难得一见的小红雀通体通红,背部带少许流线型的黑色细纹,鲜艳中有威严;金色的尖嘴,美极了。

 工业大学的学生和同事近况也很好,研究生二年级期中考核,都顺利通过;一年级的研究生同学即将顺利完成课程学习,进入论文阶段。几位学生都是班里的尖子,学课程考试没问题的。暑假要到了,大家都很开心。传过来的照片很漂亮。其实这个暑假,同学们的任务也很不轻松。只是大家以苦为乐,从不把困难放在眼里,精神可嘉,真好!看到同志们都在勤奋工作, 每封来信都充满了故乡的风/ 故乡的云/ 火热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 感觉“那儿多么欢畅/那儿没有悲伤/----多么晴朗--!”, 有时候情绪一激动就会想“田园将芜/胡不归!”可理智马上就会提醒我“你要向钱学森学习, 先练好真本事. 这儿就是你的岗位, 不能动摇”。对,坚决贯彻胡总指示, “不动摇\不放弃\不折腾”.

3 来自计算力学所的照片之一。

图4 来自计算力学所的照片之二。

 5月份花了两个周末共4天工夫为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做了12份项目通讯评审,也了解到不少新东西。按照自己定的1/3优良率,给了1个优,3个良,8个中。据说最后应该是1/6左右的项目获得资助。从这些项目看,好的Idea不多,大部分与基金委给的三个重点资助方向(纳米、多尺度、多物理场耦合)不沾边。有一个很好的项目题目,提出做“多孔隙沥青力学研究”,非常好,可惜申请者基本上不懂多孔隙,只懂沥青,还在题目中把“孔隙”写成“空隙”,没法给优。不过,这个方向值得工大的同志注意。谁要是把我的孔隙理论研究技术用到沥青上去,基本上就准能拿下来。不知道未来3年谁能“捷足先登”(私下比较看好生吉和晓川)。这个方向有难度,要想有所成就,需要猛劲儿和韧性。下面是雨后信手拍的图片。

图5 马路对面的印度神庙。

   雨后斜阳,天空格外的蓝,宝塔格外的白。整片神庙建筑群面积比我们工大南院大许多。虽然经济危机,教会里善男信女的说法是“那是俗世的经济危机,神的世界里经济从不危机”。神庙尚未完工,可是早就投入使用了。一到周末人来人往煞是热闹。身披土黄色僧衣的“印度洋和尚”出来进去,一片“盛世”景象。估计比新德里景象还好。别的不说,有这片神庙附近人气挺旺,神庙院子里种了很多树,附近空气好极了。我们这里是休斯敦西南郊区,印巴人和中国人加起来占居民1/3的样子。不象墨西哥人很多都干清洁工之类的工作,印巴人和中国人大部分是工程师,收入算是中上水平。美国真大,纽约第一大,人口1千8百万,洛杉矶第二,1千2百万。休斯敦5百40万,都排第六了。英国人口一共才6千万。

  

第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页

 

 

 网页最后更新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