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夏天的剪影-库尔勒的塔里木油田

  库尔勒的塔里木油田

    721日,一大早就到北京机场,接机,新来的钻井工程师叫Just-one,他是生在马来西亚的印度人。他曾经在BP英国工作过十几年,有在伦敦生活十年的经历。他的两个儿子都在伦敦帝国理工学习钻井专业。他自己还有在美国5年、马拉西亚3年的工作经历。这次他是应聘公司中国区的钻井工程师职位,刚刚成为公司北京分部的工程师。他午夜零点上飞机,到北京和我们汇合之后继续前往乌鲁木齐,之后转机去库尔勒,那里是中石油塔里木油田总部所在地。

    公司亚太区高级技术主管Mike也一起前往。910分起飞的飞机,MIke说早上5点半就被叫起来、送到北京机场。在机场见到这两位同事之后,时间尚早,一起吃早餐,之后按时登上去乌鲁木齐的飞机,心里想着再有4个小时就到乌鲁木齐了,很轻松。

    可是飞机迟迟不起飞:两个小时之后,飞机广播,说‘由于西北方向有一块儿雷电云,机场控制流量,需要等待;目前排在第三位’。还好,等了3个小时后飞机终于在12点之前起飞了。

    飞机来到乌鲁木齐,时间下午3点半,得转机前往库尔勒。实际上北京到库尔勒有直达飞机,但是那是军机临时改的南苑机场的航班,不让外国人乘,我得陪着老外一起走,因此也只能在乌鲁木齐转机。

   由于飞机起飞晚点,转乘的2点半起飞的飞机已经飞走了。下一个能乘的航班是9个小时以后午夜12点的飞机。因此,一行4人要在机场候机9个小时。后来Just-one发现了机场宾馆的广告,兴高采烈,告诉我说‘机场宾馆就在那边’。我去了一看,发现是广告,宾馆还在老远的地方。不过,9个小时实在长,大家又都是高级专家,就一起乘了出租车赶往市里住宾馆去了。

   宾馆在闹市区,后身就是水果市场,乌鲁木齐的水果又多又便宜。不过大家对烤羊肉更感兴趣,考虑到夜间乘机,4个人一起找了一家餐馆,来了2公斤烤羊肉,N个烧饼,N碗汤,大吃一顿,4个人一共花了240元,我付款,之后统一报销。公司高级专家外地出差吃饭实报实销。

   吃外之后到宾馆抓紧时间睡觉,准备午夜旅行。Just-one午夜起飞来的,这时候很精神,不睡觉,说要四处转转。我说好啊,但是记住回来的路,这里不是北京,不敢保证他的安全。他说好,就在楼下吸烟、散步。

   晚上九点被叫起来,前往机场。到了机场还有2个多小时。Mike说要喝咖啡,就来到机场咖啡店,很整洁,人很少。我们几乎是唯一的一组顾客。看了一下价格,咖啡一杯70元,西瓜汁一杯110元。坐好、服务员过来递上菜单,我点了一杯西瓜汁,Just-one点了一杯水、一杯浓咖啡,MIke点了一杯但是3倍浓度的咖啡。后来西瓜汁来了,Mike有加了一杯西瓜汁。之后,三个人一起在那里聊天。公司业务经理小马说不渴,直接到登机口候机去了。

    聊天的内容很广,老外天南海北地扯,扯到美国总统选举、民主党共和党。Mike不喜欢尼克松,说尼克松的负面信息,可是Just-one不同意,说尼克松两次当选,说明很受欢迎。时间很快过去,该登机了,咖啡小姐过来结账。上次吃烤肉是我付的账,这次Mike提出他自己结账。行吧,大家轮流坐庄。服务员小女生英语一般,递上消费单据的同时递上计算器,Mike面带惊讶,问我:这是50吗?我拿过来一看,是500.。就回答他:不是,是五百。Mike脸色都变了:5百?!太贵了!一项一项查,发现他的3倍浓度的咖啡被收了三杯的钱。服务员回答:三倍浓度就收三杯的钱。Mike红着脸极不情愿的付了款。嘴里还嘟嘟囔囔,太贵了!太贵了!Mike在公司属于高级主管的经理,年薪应该超过40万美元。花费都是实报实销。不明白他为什么对咖啡的价格这么个反应。

图1、Mike和Just-one.

图2、库尔勒的晚霞。

图3、库尔勒盛产香梨,号称梨城。青梨汁和黄梨汁,都是库尔勒香梨榨的

图4、塔里木油田的会议室。

   塔里木油田是中石油的骨干油田。随着大庆石油资源的逐渐下降衰竭,塔里木油田由于其储量大、油品质量好,在能源行业中的地位日益重要。这里由于接近欧亚大陆交界地带,断层非常发育,地质条件复杂,是岩石力学真正的用武之地:由于没有岩石力学的分析指导,这里的采油成本比欧美同类地区采油成本高出许多。而且据说在已有成熟油田的日常工作中也有很多不科学的地方,导致大量资源浪费。

   塔里木与北京有两个小时的时差。我们跟油田领导的汇报会被安排到北京时间晚上9点开始,其实也就是吃过晚饭后的当地时间7点。

   油田领导曾经到休斯顿考察过当地的美国油田的钻井服务方法及管理。在会上,油田领导们为大家讲了领导对公司的业务要求,讲了墨西哥湾油田和塔里木油田采油的3个相同、3个不同,以及对公司汇报的‘一点看法、一个纠正、一个希望、和一个啥啥(没记住)’,提纲挈领,非常精彩。领导到底是领导!

   开完会就是北京时间11点半了。回到旅店房间看电视,知道7月21号起飞那天,北京下了大雨,大雨之大是天气预报雨量强度的10倍。几十人在水灾中遇难。广渠门立交桥下也淹死了人。公司同事刘先生回家马上在汽车里添加了一把锤子,说是预备在水淹汽车时砸开车窗逃生用的。不错!有备无患嘛。回想起21号那天,能安全起飞并抵达新疆目的地,虽然晚点了近3个小时,但也算是十分幸运了。

 

1  2  3  4  5  页

第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136   137   138   139    140   141   142   143   144 

   145    146    147   148   149     150   151   152   153 

    154   155   156  157   页

 

 

 网页最后更新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