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28日简讯

2011年10月28日简讯   三下墨西哥 1026号,应公司高级主管Scot的邀请,我随着哈利伯顿非常规油气开发项目小组,来到墨西哥的Poza Rica。这是第三次来这个地方了。这次的任务与以前两次不同。第一次的任务是取数据、了解现场;第二次的任务是汇报岩石力学分析结果,包括钻井泥浆窗口和地层压裂设计的数值评价与改进措施意见。这次的任务是墨西哥石油公司正式开钻前的一次项目总结汇报。这次本应由高级主管Scot率队前来,但由于他任务繁忙,出差去了波兰,委托Peter代行‘队长’职务。Peter是麻省理工毕业的高材生,超过30年的业内经验,经验丰富。还有一个Jim Bray,也是了不起的工程师:处理问题既快又准,而且十分谦虚,让我惊讶。还有几位公司同事,一起来的,但印象很浅。

会议开始前,我以为,我的力学部分内容已经在9月汇报过了,我来只是走形式,出席一下开钻仪式、和项目总结会。因此,订的机票是第二天下午的返程,意思是开完总结会马上返回休斯敦,然后休息一天,整理行李回北京。别人都是定的第三天早上的机票。

实际上事情的发展完全不是想象的那样。

墨西哥是发展中国家。人人以勤奋、刻苦为荣,以每天工作16个小时为荣。这在大方向上是对的。但凡事儿得讲究度,啥事儿只要过了头就不那么正确了。墨西哥石油公司的同事们开起会来没完没了,中间也没有休息,就这么一直开。在项目汇报会上,墨西哥油田的一位做石油物理的领导在向大家介绍情况,我都有点儿昏昏欲睡了。忽然墨西哥石油的主讲人提到我的名字。他在讲台上说,他对我的力学分析结果不是很理解,需要单独跟我讨论。大家忽然都看我。这让我一激灵:啊!什么?!不理解?!上次怎么不说?!好吧。本来,我只是带着耳朵来的,这回人家让我上台再重新讲一遍上个月讲过的内容。好在东西是自己做的,放了一个月都快忘了,捡起来也容易。一页一页地讲。讲到井孔轨迹的分析结果时被叫停了:我的分析结果说,目前的井孔轨迹设计不是最优的,最优的应该是105度角,现在却是85度角,要想压裂效果最好,就得调整20度的角度。

当初说的时候,只是按照原理,‘纸上谈兵’,没想到人家认真了:要一句一句分析,要一句一句证明!啊?可是我要乘晚上的航班返回休斯敦!墨西哥石油公司领导发话:这对我们很重要,对你们也很重要,你要是晚上走了,后果严重!

得了,改机票,慢慢来,解释,一句一句的解释。下午和晚上又把模型数据拿出来解释。还得把Jim叫来,他会利用井径声波测井特殊资料分析地层的各向异性。有两下子!Jim从另一个角度验证了我的结果的正确性。到了晚上8点多,终于为墨西哥石油公司的领导哈维尔和马丁内兹解了惑,领导们统一了认识,意见就集中到‘按照科学办事儿’:开钻前2天修改设计,变更井孔轨迹20度!哇噻,墨西哥人还是很了不起的!对知识分子的成果是真重视。

啥时候中石油的领导也能像墨西哥石油的领导这么谦虚地听听我的科学分析意见就好了。哎,墙里开花墙外香啊,这是常态。

   

第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页

 

 

 网页最后更新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