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8日简讯

2011年9月8日简讯  

9月,烈日炙烤下的得克萨斯东部到处是火。有一天早上开车在上班的路上,空气里弥漫着明显的呛人的带着灰烬的烟味。事后得知,得州在头一天有一百多处山火在燃烧,其中一处就在休斯敦西北大约50公里的郊区。本地官员在回答记者提问时,总结说:‘Texas is burning.

 

疲劳驾驶

831号的一次经历,让我体会到什么是疲劳驾驶了。

8月中旬和下旬两次从休斯敦出差到北京,长途旅行加时差影响,身体极度疲劳。831日早上从北京回到休斯敦,下车在家没事儿,想了想还是赶到了办公室处理一些杂务。等到下午觉得累了的时候,下班回家。这个时候体会到疲劳驾驶了。当时正是下午5点半,下班高峰期,路上车很多,速度不高,基本上是走走停停。突然困意袭来,上下眼皮直打架,使劲睁眼才能睁开,而且眼皮自己很快又合上。再使劲掐手臂,也不好使。眼睛不听使唤,时不时自己闭上打盹儿。再猛一睁眼,马上要撞上前面车尾了!猛踩刹车!一路上有10多次这种情形。估计把前面的司机吓够呛:两车太近的时候,前车的防撞警报器会自动报警。

好在离家不远,半小时就到了家门口。回想起这段疲劳驾驶的经历,至今后怕:以后可不敢了:高速公路上开车的时候打盹儿,多吓人!这才想起10年前在意大利米兰的时候,和Maier教授一起去参观大坝。Maier开车,半路上Maier忽然把车停到路边,跟我笑一笑,说:我得睡一觉才能再往前开。当时我想都没想就自己去喝咖啡去了。半小时后回到车上,Maier醒来,我们才继续走。现在看,以后要是有了疲劳现象,一定也得停车睡一小觉,然后再开,不能疲劳驾驶,太危险。Maier今年80多了,意大利科学院院士,是个好榜样。

 

再下墨西哥

墨西哥在美国的南面,地图上位于下方,因此,是‘南下’。

上次去墨西哥是和Hunter同志一起去的,这次是单独行动:到墨西哥石油公司分部所在地Poza Rica汇报工作。具体内容就不讲了。

在从休斯敦到墨西哥城的飞机上,坐下之后,发现邻座是一对母子,其中的孩子是一个婴儿,只有7周大,金发,粉嘟嘟的皮肤,趴在妈妈的怀里,闭着眼睛一直睡,非常可爱。一路上两个小时的旅程,只有一次醒来吃奶。很乖。其中的妈妈也很不一般:身高有17,高鼻梁、大眼睛,是墨西哥的白人,皮肤略显棕色。她目光柔和,充满善意,神态和肤色都象极了电视里看到的画像中抱着圣婴的圣母玛利亚。

在墨西哥城休息三个小时,转机继续前往Poza Rica。很巧,又碰到了这对母子,孩子妈妈说:她父母都在Poza Rica,这次是带孩子回姥姥家。

前往Poza Rica的飞机是螺旋桨小飞机,仅仅在飞机前部有一个螺旋桨。国内根本见不到这种飞机。飞机上只有10来个乘客,我、一对母子、还有一队很年轻的美国人,都是小伙子,没有任何行李,戴着棒球帽,一身运动装。看上去‘瘦小的精干,胖大的威风’,不是一般人。几个人上飞机的时候都空着手。等3天后回到休斯敦,报上有关于墨西哥的消息,说在Poza Rica附近的维拉克鲁斯的大街上,出现了34位被斩首的黑帮分子的尸体。也许是巧合。

这次在Poza Rica住的是Holiday Inn,房间真大呀:即使没有1百平米也得有80多,使我住过的最大的房间。洗澡间都有别处正常的旅店的一个房间大。哇噻,下次还得住这儿。

 

第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页

 

 

 网页最后更新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