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长长的春天回首

四月,来自沈阳工业大学的消息甚多

 其中消息之一是我们2004年开始的、在辽宁省教育厅立项的一个2万元、为期2年的研究课题被要求进行结题。这个课题是2004年申请的,2005年经费到位,2006年已经作了鉴定、结题,被专家鉴定为“国际先进水平”。2010年4月省厅领导到校对课题再进行一次集体结题。
    其中消息之二是2004年开始、2007年结题的省科技厅的课题也要求在2010年4月进行结题。看来还是关里的科技管理比较规范:国家基金委要求的结题从来都是按照课题任务书的时间规划进行,误期结题时要受罚的。这关外东北的科技管理看来似乎还是“***”。
    消息之三是工业大学四月份开始实行教授、副教授级别分等。看来这回彻底把以前的“生产队工分制”形式的“普通教师按劳分配薪酬制度”给改革掉了。从2001年我到工大工作开始,作为普通教师,我一直享受“生产队工分制”形式的工资待遇:按照“一众劳力的壮年程度”,分十二级,按干的活计轻重计分:讲一堂/小时课记二分,发一篇核心期刊文章记十分,等等,按劳计酬。中层领导(院级)相当于生产队干部,原则上不参与按劳计酬,而是采取按“级别计酬”。但是如果要是队长也不怕苦不怕累,与社员一起,大家“同吃同住同劳动”,则所干的活列为“超工作量”,发奖金。
实事求是地说,这个“生产队工分制”形式的工资分配方式,对我这样的“壮劳力”普通教师来说,是一种非常“占便宜”的分配方式:年富力强,干活很多,工分很高。基本上是我们学院最高的。比较吃亏的是“老教授”:年老体衰,讲课、发文章都是些力气活,这般年纪谁还能挣那么多分啊?!实践当中,很多学院的一些能干的讲师挣的比老教授多多了(2倍以上),能拿最高级别。而很多教授,只能拿中等甚至低于中等级别的报酬。从另一方面讲,多劳多得,大家抢着干活儿。副作用也有:真的出现了某些教授象《青松岭》里的落后中农一样,“地里活儿不好好干,一天到晚采榛子、卖榛子”,还振振有词:“多劳多得,我不干你干,我少得一份,你就可以多得一份了!”,不正经做教学,专做赚钱的事儿。
现在工大也“随大流”,这给了老教授“喘气”的机会:有教授级别工资垫底儿,即使一年讲不了多少课、发不了多少文章,也不至于马上过“清汤寡水、馒头咸菜”的生活。真是幸运:我等“壮劳力”眼看就要变成“老弱”之一的“老教授了”,生产关系内容之一的“劳动成果分配方式”改革了,而且是对“老教授”们极为有利的改革,幸运,真是幸运!
“跟国际接轨”和“随国际大流”是一回事么?也许是吧?
 

 

第  1 2 3 4 5 6 7 8 9  页

 

第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136    137   138   139   140   141 

    142    143   144   145   146     147   148   149   150 

    151   152   153  154    页

 

 网页最后更新时间: